淡水短記

 

把認識電影闔上,已經默默一人在閱覽室四小時

大家跨年都各自回了家  Line的群組只剩寒暄二三

想找個人晚餐都有困難。

 

圖書館外面出奇的冷  冷到個種感官都異常敏銳

雙腳的拖地聲

背包摩擦著外套的窸窣聲

擤著鼻水的呼吸聲   

都比平常尖銳許多  眼神也不自覺地銳利

來向的路人都來由的被我瞪了兩眼  像麥田捕手裡荷頓不滿現實的一切一樣。

照舊例繞了遶景美夜市一趟  還是照舊例不知道要吃甚麼  

最終還是停在那間橙黑配色的吉野家  

上次被放鳥一個人忿忿然的吃晚餐  

這次迷失自我也是

或許這裡沒有成雙成對的人們   沒有全家歡喜聚餐的人們

多像我一樣埋頭扒飯  被寂寞包圍的人們

一種消極的比較心理油然而生  真心覺得這群人更加像只剩空殼的軀體

不論表面的一切  都從他們身上看不見一絲生活目標  我也稍微放鬆一些

是消極的那種放鬆。

 

離開那帶點灰暗卻溫馨的地方,心裡盤算一個冷到爆的周六夜

一個人到底能做甚麼

我敲敲腦門  想看看以前剛來台北一個人的時候在做些甚麼?

有了!   把捷運坐到底吧  那會花很多很多的時間!

是淡水吧   上次去也是一個人無聊到失去自我的時候。

把手機接上行動電源  這樣就能放在背包中不去理會

捷運上  我照舊例偷偷的觀察每個人的表情

沒有看見室友形容的標準天龍人 

倒是看見了不少沉浸在自己小世界中的倦容

其中一個是映在窗戶上  是我的倦容。

 

今天的淡水出奇不冷  至少我剛出捷運站的時候是這樣認為

除了大半個捷運站都在整修   這裡和我上次的印象沒什麼差別

空蕩到有些浪費的空地  庸俗到底的小販  

每幕都像已經精心設計過的封閉畫面般  按照印象一一排好

因為視覺麻痺了  所以聽覺變的敏銳  而嗅覺更是如此

我喝著滿滿是料的珍波椰  不小心銜了兩口海風進來

很騷  海水的味道今天特別的騷

每當想要用下一口飲料來漱口時  又會不小心灌進兩口

罷了  當作加點海鹽,

眼光順著燈火一路延到闌珊處  

那裏很黑暗   和我站的地方是根本的對比

還記得同學說的那句話: 「為甚麼我寫得出文章,可能我很寂寞吧。」

看似嬉鬧間說出的話,成了我寫這短文的動力

"歡愉難攻"

越走越覺得氣溫下降   也離那片黑暗越來越近

 

當我想要從包包拿出手機拍照時  一個人影從黑暗中走出來

"先生你好,我是單親媽媽  這裡是自己包裝的東西  希望你能做點愛心"

我拿出錢包瞧了瞧  發現只剩張一千

"我只剩大鈔欸  不好意思"  我有點不耐煩的想要趕快拍照走人

"大鈔嗎...我可以找給你  今天天氣冷生意真的不太好..."

"那我買兩包好了"

不知道  買完之後心裡好像沒有那麼空洞

管他是真是假   她是今天除了店員以外和我說話的人

管他是真是假。

當我在同一個點準備要拍的時候

一個收回收的阿婆突然闖進右邊的景框中

開始埋頭的在回收桶挑起回收

平日被自動忽略的人們  今天都被我記在腦海當中

因為一個人的淡水  真的很孤獨

你問我黑暗那頭有甚麼?

是一位有著寂寥嗓音的街頭藝人和 更多的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Done』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